相关文章

【2014-07 深圳】万科第五园填埋场臭气扰民 居民渴望垃圾焚烧处理

下坪垃圾填埋场臭气扰民时,也暴露出卫生填埋工艺存在的先天性缺陷,而在如何根治臭气扰民问题时,更折射出我市垃圾处理遭遇转型之困,那么在人口密集、土地紧缺的深圳未来应走什么样的垃圾处理的路子?

上周日,万科第五园的居民代表们来到宝安区参观了老虎坑垃圾焚烧厂,对于下坪场臭气扰民的问题,该焚烧厂的运营方深圳市能源环保有限公司总经理、住建部环境卫生工程技术中心专家委员李倬舸表达了他的见解,“不是政府不想处理臭气,如果简单关停下坪场,深圳不过几天就变成垃圾围城,臭城了!”他举例道,2008年3月浙江乐清垃圾填埋场建设问题导致村民堵路,不让垃圾车进场,但不过两三天乐清全城都臭了!

究竟怎样才能根治下坪场臭气扰民的问题?记者了解到,中国建筑设计集团副院长及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董事长徐文龙在第五届生活垃圾焚烧处理技术与设备研讨会上指出,焚烧是当前全球垃圾处理的主流工艺,欧洲是垃圾焚烧处理技术发源地,至今已有约114年历史,包括欧洲19个国家在内,日本、新加坡等国家都采用焚烧方式处理生活垃圾,焚烧厂与周边居民和谐相处。例如:法国塞纳河畔垃圾电厂,周围包括微软研发中心等商务办公楼、埃菲尔铁塔、卢浮宫等旅游设施;奥地利维也纳、德国拜仁、日本东京新东江、丰岛、世田谷等垃圾电厂也都坐落在市中心区。

“包括网上流传,很多人都说台湾垃圾零焚烧。”参观中,李倬舸说到以垃圾处理闻名的台湾时,他说这一观点完全不实,台北市除了分类回收的垃圾,剩余垃圾以焚烧方式处理。

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是否值得借鉴?深圳市环境卫生管理处《深圳市环卫设施系统布局规划2006-2020》中显示,深圳垃圾处理量已由1979年的7.5吨/日增长到当前1.43万吨/日,增长约1800倍。

李倬舸介绍,目前,全球城市生活垃圾处理主要是填埋、堆肥、焚烧三种办法。我国现实显示,占地大、影响环境的填埋方式已不可持续,而堆肥由于混合垃圾制肥过程产生臭气、重金属超标等问题,在城市生活垃圾处理中所占比例较小,对于饱受垃圾填埋之苦的市民和寸土寸金的深圳来说,焚烧才是深圳未来垃圾处理的方向。

参观过程中,居民代表们边看边向李倬舸发问,“焚烧后产生的有害气体有多少?”“有害气体二恶英怎么处理?”对于这些居民们十分关心的安全问题,李倬舸耐心地解释,当焚烧炉内的烟气温度超过850℃,在炉内停留2秒,便能打破二恶英的分子链,将其分解。在焚烧厂中央控制室,居民们现场看到,4条焚烧处理线的燃烧温度均超过了1100℃。

李倬舸告诉大家,每条生产线上都配置有一套烟气净化系统,对焚烧产生的高温烟气进行吸热降温后,经喷雾反应塔喷入石灰浆去除烟气中的二氧化硫等酸性气体,再进入布袋除尘器除去烟尘,经过这些烟气处理,焚烧烟气中的有害物质基本上已经被处理了,垃圾发电厂最终排放的烟气中粉尘量在1标准立方米中不过2到4毫克,这远低于欧盟现行标准的10毫克和最新国家标准的20毫克。

李倬舸还透露,在全国垃圾焚烧厂无害化等级评定中,老虎坑垃圾焚烧厂获得了AAA级(最高级别)认定,未来老虎坑项目的垃圾处理量每天将达到6000吨。

这一说法引发其他居民代表的共鸣,“这个焚烧厂比下坪场高档多了,我们要求把下坪场也要改建成这样!”参观完,整洁干净不臭的厂区环境,以及现代化的处理工艺,让居民代表们纷纷对焚烧垃圾方式点赞,在他们看来,深圳垃圾处理转型,不仅对万科第五园的居民有好处,更对全体居民都有好处。